鸟类起源起争议


    自2月份有关媒体报道了在奥斯特隆鸟类起源和早期衍化国际学术会上,中华龙鸟被确认为鸟类祖先这一消息后,关于中华龙鸟
是否为鸟类始祖以及鸟类的起源问题,顿时又成为古生物学界和公众媒体关注的一个焦点。
  而在这场学术争论中,中国地质博物馆馆长季强博士成为了焦点人物。因为中华龙鸟正是由他领导的研究小组研究和命名的。季
强认为鸟类的进化排序应为:中华龙鸟——原始祖鸟—始鸟—孔子鸟—现代鸟。日前,记者就有关问题电话采访了季强博士。
  记:有的专家认为,中华龙鸟和孔子鸟的关系应当是姊妹群关系,而并非是“直系祖先”关系,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?
    季:关于某种生物存在时代的早晚,我们应从生物解剖学的角度来分析这个问题,而不应只通过化石的时间层序来推理生物的衍
程。虽然从化石的时间层序上说,中华龙鸟和孔子鸟十分接近,但这并不能证明中华龙鸟就不是孔子鸟的祖先。比如我们在某一个地
层化过中,既发现了人类的化石又发现了细菌化石,难道这就能证明细菌并不比人类古老吗?一家人三世同堂、四世同堂的时情况很
多,并不一定儿子出生了,老子就一定要死。同样,孔子鸟生活在地球上时,并不意味着中华龙鸟就一定要绝灭,所以两者的化石出
现在同一地层并不能说明什么。
    记:有专家认为,据测算德国始祖鸟的年代要比中华龙鸟古老,所以始祖鸟作为鸟类祖先的这一提法不应改变,你怎么看呢?
    季:国际上关于侏罗世和白垩世的界限定在1亿3500万年,而欧洲却定为1亿4400万年,而发现德国始祖鸟的地层一直未运用放射
性同位素来测算过岩石的年龄,而只是通过始祖鸟生活年代为晚侏罗世——早白垩世来推算其应生活在1亿5000万年前。这样事实上就
已误差900万年,所以,将两种以不同方式得出来的结论放在一起比较是不公平的。
    记:有专家认为,中华龙鸟在形态上相似于德国的美颌龙,所以不应单独命名,你认为呢?
  季:两者是存在着一定差别的。中华龙鸟身上有衍生物,而美颌龙身上只有鳞生,另外,中华龙鸟有58节尾椎骨,而德国的美颌
龙只有47节。中华龙鸟前趾为3趾,而美颌龙为2趾,这些都说明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。
  记:说到皮肤衍生物我想问一下,它究竟应该算是羽毛呢?还应该算是一些专家所说的“结缔组织纤维”?
  季:中华龙鸟身上的皮肤衍生物确切地说应该是原始羽毛,而不是如有人说的是“毛发”。因为它具有分叉现象,而这是羽毛独
有的特点。从这一点也证明中华龙鸟不应被视为恐龙,因为爬行类的恐龙身上是没有毛发的。我们所以叫它为原始羽毛是因为,现代
的羽毛有羽干、羽片、羽枝和羽小枝构成,而它还没有羽干和羽小枝。另外在奥斯特隆国际会议上,蒙大拿州立大学的玛丽·希瓦茨
尔博士也从形态、结构、功能和化学成分等方面证明中华龙鸟身上发育的‘毛发状结构’确为原始羽毛。
  记:您能谈谈那次大会的情况吗?
  季:那次大会并非象国内有的媒体所报道的那样是个庆寿会,事实上所以要称为“奥斯特隆鸟类起源和早期衍化国际学术讨论会”
主要因为在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,只有奥斯特隆教授仍坚信鸟类是由兽脚类恐龙演化而来的,为了表示对他所做贡献的敬意,所以就
以他的名义召开了这次大会。在那次大会上,97%的专家都认为,中华龙鸟等一系列鸟类化石的发现,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解决了鸟类
起源问题。它不仅使人相信“鸟类是由小型兽脚类恐龙演化而来”的事实,而且让人们进一步认识到“恐龙并没有完全绝灭,现代的
鸟类就是现生会飞翔的长羽毛的恐龙”的理论的正确性。
  记:那么中华龙鸟是不是最古老的鸟呢?
  季:我们并未说过中华龙鸟是最古老的鸟,正确的表述应为:中华龙鸟代表着鸟类祖先的类型。现在国际上已基本赞成龙鸟一家
的观点,二者并无生物学的本质区别。只是由于中国辽西长羽毛恐龙化石的发现,将恐龙与鸟类的关系拉得愈来愈紧密,以致于使人
们对于鸟类定义的认识越来越模糊。
  有关鸟类定义主要有4种观点:(1)传统定义认为长有羽毛的生物均可称为鸟。(2)耶鲁大学的高司爱尔博士提出“长羽毛的恐龙—
—会飞翔的恐龙——现生恐龙(鸟类)”的观点,即只承认现代的鸟类为鸟。(3)德国专家认为,德国始祖鸟之前的为“长羽毛的恐龙”
,始祖鸟之后为鸟。我的观点是,以什么标准来定义鸟不是什么原则性科学问题,没有什么对错可言,关键在于各种生物间的演化关
系及在演化谱系中的位置是否正确。我认为龙鸟是一家,凡是长翅膀,有飞行羽毛的,无论会不会飞,都应称之为鸟,以尾羽鸟或原
始祖鸟为代表的走鸟类可作为分恐龙和鸟类的标准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文/张晓家)